返回

独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5|6.9(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宋体晚风沾染微凉,火车的汽笛声消散在夜色中,淡淡的白色蒸汽静静渲染。

就着上海车站一路向东南方向望去,能看见往来不息的车水马龙。这会儿的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左右,这个繁华的都城却没有丝毫入眠的征兆。

风在夜色中颂唱,路边歇着好些个拉黄包车的汉子,初秋的天已经有寒意,那几人却个个打着赤膊,露出一根根黝黑结实的手臂。间或遇上些从夜上海出来的绅士美妇,便上前献几分殷勤,运气好些便拉上几个客人,一晚上的饱饭也算有了着落。

夜上海是全上海最大的歌舞厅,出入者若非达官便是显贵。

远远听见渐近的脚步声,夹杂车轮子碾压马路的规律声响,一个黄包车汉子从夜色的尽头处显现轮廓。到了大门口,驻足喘了喘气,顿了下才朝客人道,“到了,小姐。”

车上的女人戴着时下最流行的淑女帽,帽檐低低的,看不清脸,夜色中只有一副尖俏的下颔和涂了口红的唇,唇形十分漂亮。她随意一颔首,纤纤玉指将钱递过去,也不说话,径自下车往那歌舞厅去了。

郭子仔仔细细将那钱票收进裤兜里,视线循着那纤细的背影张望,一身俏丽洋装,下摆处露出纤细柔美的小腿,白晃晃一片,使他想起北方家乡的雪。羊皮小靴在她身上显得娇俏,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竟也十分动听。

这一代的黄包车师傅大多相识,几个熟人见他跑了魂儿,吹着口哨打趣儿他,“郭子,看人姑娘长得漂亮,眼睛都挪不开了。”随后又有人好奇,问,“哪家的小姐?”

郭子笑了下,拿搭在肩上的汗巾随意揩了把汗,硬朗年轻的面容在霓虹下被照得有几分失真,“金华路上的车,不知道。”

夜上海被称为全上海男人的天堂,会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只分为两种。一种是这儿的歌姬舞姬,只要客人砸的钱够数,美人们便能放下身段随你一夜风流。一种则是大户人家来捉男人的已婚太太,温婉些的往沙发前一站,一些个莺莺燕燕便自觉散了;泼辣些的闹上一场,便沦为上海富人圈儿里的一个谈资。

大门前,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男人相视一眼,在心头估摸着这年轻女人的来意。

帽檐的网纱下,娇艳的红唇微微开合,嗓音细柔而软,全然江南女子的吴侬软语味道,“我姓江。”末了伸手递过几张晃眼的大钞,“来找我哥哥。”

那只手纤细白皙,指甲是透明的,修剪得十分精心,一看便是大户人家千金小姐的手。年长些的黑衣男人略一忖度,忽然笑了起来,口吻登时变得十分客气,道,“原来是江小姐。三少的确在我们这儿。”说完吩咐左右两个年轻少女,“带江小姐去三少的雅间。”

“不必了。”她微微一笑,“我自己进去就行。”

放眼整个上海,没有人不知道赫赫有名的江家,自然也不会有人敢拦江家小姐的路。两个男人当即点头,笑盈盈的,“那小姐自便,请进。”说完转身推开大门,悠扬悦耳的柔媚歌声立刻被送入夜风中。

这个点儿,百姓人家的灯火早熄了,那舞厅中却全然两副光景,灯火流丽,笙歌一片,打扮妖娆的舞女歌女们在尽情盛放着自己的热情,最中央的大舞台上,年轻的女人们容貌娇艳,举止大胆,火红的舞裙下露出大片雪白的大腿,衬着底下那截纤细的足踝,平添几分妖娆又羸弱的美态。

“江家小姐”将帽檐微微往上推,稍黯的灯光打亮一张妩媚美艳的脸。

少女二九上下,有温婉的眉和灵动的眼,粉白色的洋装是排扣款式,圆领,使得尖俏的下巴线条被柔化了,显出几分与众不同的娇俏动人。唇小巧而红,肤色很白,白得像冬日的清雪,两颊透出淡淡的,健康的浅粉,并不使人觉得憔悴。

眼角眉梢,每一分都美得恰到好处。

她抬起眼,视线越过熙攘的大厅,看向舞台中央的美艳歌姬。歌姬叫青丝,是夜上海公认的台柱子,一把嗓子酥媚入骨,几乎能勾走男人的魂魄。歌声被话筒扩大,悠悠响彻夜上海大厅的每个角落,甜而不腻。

一曲毕,立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叫好的声音络绎不绝。

男人们热衷于追捧美女,这约莫是古往今来的共性,永远都乐此不疲。和往常一样,无数男人表示愿花重金请青丝小姐共饮一杯,却都被美人毫不犹豫地拒绝。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青丝的目光往人群中扫了一眼,很快同舞姬们一道回了后台。

“江家小姐”压下帽檐,警惕地四下观望一番,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便飞快地压着步子紧跟上去。

后台是舞女歌女们换衣服和化妆的地方,空气里弥漫着的脂粉味浓得有些刺鼻。她略微蹙眉,同无数行色匆匆的舞女们擦肩而过,在经过一扇房门前驻足,屈指轻轻敲了几下,“青丝小姐?”

很快,里头传出一道低沉柔媚的嗓音,“请进。”

她推门入内,身着黑色旗袍的女人往屋外看了一眼,立刻反手关上了房门,上了锁。

“下次你再要买什么东西,能不能换个地儿和我见面?”董眠眠一脸嫌弃,捂住口鼻隔绝开香水味和脂粉味,声音嗡嗡的,“这地方规矩太怪了,寻常百姓根本进不来。”

她嘴里埋怨着,白青丝面上的神色却有些冷,径自开门见山,沉声道,“得手了?”

闻言,董眠眠吊起嘴角,从贴身的里衣衣兜里取出了一个做工精细的锦囊,用指头拎着转来转去,“白小姐也不是第一次和我做买卖了,难道还信不过我的本事?”

白青丝眼色一喜,立刻就要伸手去拿,却被董眠眠侧身躲开,“白小姐,老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她大喇喇往椅子上一坐,挑眉,“这玩意儿是秦五爷的东西,为了它我可差点儿把小命交代进去。”

白青丝何等聪慧,听了这话,顿时明白过来她是什么意思,便淡淡道,“董小姐放心,我家主人说了,只要你能从秦府顺利取出西周盘龙玉佩,价钱可以给你翻三番。”

董眠眠被呛了一下。

自从出师以来,她干这一行也好几年了,出手阔绰的买家也不是没见过,但不得不说,见过有钱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有钱的。

当初这单生意上门,眠眠其实是相当不想接的。对方要的是西周盘龙玉佩,这物件儿她听过,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上海滩的有钱人很多,喜欢收藏古玩的有钱人也很多,同时看上一件玩意儿的情况也不在少数。价钱谈不拢,难免也会有人动些心思玩儿阴的,董眠眠倒也见怪不怪。只是她混这一行这么多年,还是头回遇见花钱聘她去秦府偷东西的。

秦五爷在上海滩威名赫赫,黑白两道都关系匪浅,可谓是跺跺脚就能让风云变色的人物。生意上门的时候,眠眠和她师兄岑子易商量了老半天,纠结得无与伦比。

接活,得罪了秦五爷,被捉住就是个死。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