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屠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章(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蒋逊没迎合也没抗拒,任由他吻,看着他的眼神极为平淡。贺川看了她一眼,发出一声轻叹,唇还贴着她,托住她的后脑勺,小指无意中勾到了一根红绳,渐渐的,他另一只手贴住了她的胸口。

天气转暖,她穿着秋衣,胸口中心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硬物,是一个圈,中间镂空,直径比大拇指大。

突然就像露珠滴落在伞面上那一刻,“叮咚叮咚”,敲打在两颗心头,云散日出,万物复苏。

蒋逊闭上眼,踮起了脚。她的胸口,他的手心,在这刻稳稳贴合。

杂货店的门还没关上,风呼呼地往里吹,蒋逊把门关好,从一个纸箱里翻出两块新毛巾,问:“你什么都没带吧?”

“嗯,没来得及。”

蒋逊又拿出只牙刷,说:“我带你上楼。”

贺川问她:“今晚还要守夜?”

“嗯。”

贺川说:“再拿张凳子。”

蒋逊顿了会儿,把毛巾牙刷都搁到了柜台上,去杂物间翻出一把椅子,给贺川搬了过来,又顺手把另一边的小毯子拎了拎,盘腿坐上去,指指新椅子说:“坐。”

贺川坐她边上,扫了圈空荡荡的店铺,问:“东西都没了?”

“嗯,让石林帮我搬走了,要不然放不下。”

“我看你外面贴了招租,招到了没?”

“哪这么快啊。”蒋逊说,“你还是上楼去吧,还能睡上几个小时,待会儿就天亮了。”

贺川没理。

一张椅子,一张毛毯,空荡荡的店铺,昏黄的灯光,寂静清冷。昨晚他打电话,这边安安静静,这女人跟他说:“不是我一个,还有人陪着。”

贺川看了眼地上那道影子,问:“昨天你也守了一夜?”

“嗯。”

“就这么干坐着?”

“不是,玩手机了。”

贺川瞟了眼盖着布的遗体,问:“不怕?”

“怕什么啊。”蒋逊笑着,“也不是第一次了。”

过了会儿,贺川问她:“磕头了吗?”

“磕了。”蒋逊看向那边,“人死灯灭,就这么老老实实送他走吧。”

贺川突然站了起来,蒋逊仰头说:“厕所在楼上。”

贺川没找厕所,他把搁在遗体脚前的跪垫拉出来一些,扶住膝盖,双膝跪地,一气磕下三个头,磕完起身,把火盆拿过来,问:“打火机呢?”

“……柜台上。”

贺川拿了支打火机,又跪了下来,从麻袋里拿出元宝,点着了扔进火盆里,盆里火势渐旺,他一声不响地往里面扔元宝。

烧了一会儿,他才抬头看向蒋逊,隔着火光,那女人正定定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双眼水润。贺川收回视线,又扔进几只元宝,这才站了起来,走到了蒋逊跟前。

他揉了下她的头顶,蒋逊轻轻掸了掸他的膝盖。

两张椅子拼到了一起,蒋逊靠着他,把小毯子往两人身上裹了裹,一直坐到了五点半,她胳膊肘撞了撞贺川:“起来了。”

“人来了?”

蒋逊说:“快了。先上去洗洗。”

洗手间在楼上,两人刷了个牙,洗了把脸,再草草吃了点东西,殡仪馆的车子就到了。

石林也一道来了,站门口说:“蒋逊,好了吗?拿上照片……贺先生?”

贺川跟石林握了下手:“石老板,辛苦你走一趟。”

石林愣了会儿,才笑道:“没事,我是蒋逊长辈,应该的。”

车子往明霞镇去,四五十分钟车程,过桥时放了几个炮仗,到达那里正值早饭点。

卓文等在殡仪馆门口,见到车子来了,他上前几步,贺川下车见到他,不由朝蒋逊看了一眼。蒋逊没料到:“你怎么来了?”

卓文说:“我今天不走,送老人家一程。”他看向贺川,朝他点了点头,贺川回了他一下。

石林在一旁跟蒋逊说:“昨天晚上卓文来了丽人饭店。”

蒋逊了解了,几人一起进了殡仪馆。

蒋家一个亲戚都没来,送行的人只有他们几个,东西基本都是石林帮忙准备的,蒋逊领头,绕着棺木走一圈,另外几个人跟在她后面。

走完了,遗体送去火化,等待的时间有点长,等到了墓地,已经将近中午。步行上山,阶梯狭窄,明霞镇墓地前几年新建,一排排的墓碑离得很近,过道几乎只容一人通过,同一排上的墓碑也紧紧相邻。

没处可站,那三个男人几乎踩着边上那些墓碑。

蒋逊放下祭品,烧元宝纸钱,烧完了,那几个人轮流祭拜,石林先,卓文后,轮到贺川,石林说:“我跟卓文先下去,刚才车没停好。”

蒋逊点点头。

贺川等那两个人走远了,才蹲地上烧纸钱,瞟了眼墓碑上那张照片。上面的老头跟他上回见到的一个样,头发梳得油光发亮,他问:“你妈在哪儿?”

蒋逊指了一个方向:“那边。”

蒋逊母亲葬在另一边,走了两分钟才到。照片上的女人五十多岁,长发瓜子脸,岁月给她刻下许多皱纹,但她依旧是个漂亮的女人,蒋逊遗传她。

贺川给她磕头,仍旧一气磕三个。蒋逊静静看着,等他站起来了,她弯下腰,又一次给他掸了掸膝盖上的灰。

掸完起身,贺川搂着她肩膀,问:“要不要跟你妈说说话?”

蒋逊点点头,看向墓碑上的照片,说:“妈,他是贺川。”

忙了一整个上午,所有人都饿了,石林带他们去山上吃午饭。员工都凑了过来,石林指着那个广东人,笑着跟贺川说:“还记不记得他?那回你在这里吃年夜饭,他还跟人合唱了首歌,才一个月,这两个人就要结婚了!”

贺川笑道:“恭喜!”

大家围一桌吃饭,卓文没一起来。饭桌上欢声笑语,仿佛那广东人明天就要结婚,各个都打趣他们。

不一会儿,广东人的电话响了,边上的人笑他:“你什么时候把定情歌曲当铃声啦!”

广东人说:“我乐意,不行啊!”

贺川听到一句歌词:“同是天涯沦落人,在这伤心者通道上同行……”

他记得这歌,当时就觉得耳熟,原来他第一次听到这歌,是在明霞山上。那天篝火明亮,树下的彼岸花如同现在一样形单影只。

他看了蒋逊一眼,蒋逊一笑。

下山的盘山公路,曲曲折折,蜿蜒陡峭,竹林连成片,空气潮闷,风吹在脸上是温暖的。一夜没睡,回到杂货店,蒋逊直接带贺川上了楼,两人简单冲了个澡,贺川围着块浴巾就出来了。

蒋逊的房间很小,进门是一只棕色衣柜,窗前一张书桌,墙边一张单人床,木头地板老化了,有些地方踩上去已经松动。

贺川问:“困不困?”

蒋逊把暖空调打开,摇头说:“还好,困过头了。”

贺川打量房间,坐到床沿,从桌角抽了一本书出来,翻了翻说:“四级英语?”

蒋逊说:“大学的书我都卖了,就留了这一本。”

“怎么就留这个?”

“英语有用啊。”

贺川又翻了翻其他书,都是些杂志,跟车有关,日期都是两年前。这两年她没买新的,旧的一直收藏着。贺川问:“你以前住哪儿?”

蒋逊说:“小时候住酒店。”

“酒店?”

“富霞大酒店,地下室。”

贺川放下书,朝她望去。

蒋逊笑着:“最初几年家里房子还在,等我念小学的时候,我们家就搬到了酒店地下室,石爷爷免费给我们住。”

“……”贺川问,“住到初中毕业?”

“啊,一直住到初中,要不是我妈跟他离婚,我还得一直住那儿。”

贺川问:“恨你爸?”

蒋逊想了想:“谈不上恨,只是没什么感情……他想要儿子,小时候对我谈不上坏,不过向来不亲。后来他把女人带回地下室,我跟他就更没什么感情了。”

她语气轻描淡写,像炒菜少放了盐,过于淡。贺川看着她,说:“你妈走的时候你哭了么?”

蒋逊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

“哭了多久?”

蒋逊说:“不记得了,要哭灵,那三天每天都哭吧。”

贺川说:“现在想哭么?”

蒋逊摇头:“不想。”

“真不想?”他展开手臂,“过来。”

蒋逊起先不动,那人就一直等着她,没法,她只能走过去,坐到了他腿上。贺川搂着她腰,轻轻地帮她顺头发。

她头发还湿,尾梢在滴水,洗发水用的是柠檬味的家庭装,她就一个人呆这里,那瓶洗发水得用很久。

蒋逊最初坐得笔直,渐渐的,她似乎放松了下来,侧靠着贺川,像要睡着一样。一直坐到乌云密布,窗外一声惊雷。

蒋逊坐起来,往窗户外看了眼,说:“要下雨了。”

刚说完,大雨就倾盆而下,窗帘轻轻晃了下,蒋逊看了眼街上那些奔跑着躲雨的人,顺手把窗帘拉严实。

光线半遮,雨声伴奏,贺川站在她身后,扣住她的腰,轻轻顶了两下。他低声问:“这睡衣跟你之前那套同一款?”

“嗯,我妈买的。”粉色系,小碎花。

贺川扯了下她的内裤,说:“又是碎花,真是你品味?”

蒋逊轻笑:“我妈的品味。”

贺川钻她内裤里,抓着她的臀揉两下,然后不动。蒋逊转过身,解开两颗睡衣扣,接着松开手,说:“你来。”

胸前白花花,跟上回在白通镇一样,不同的是,上回他架起了她的腿,最后忍着没碰。

衣衫半解,贺川将她扔上床,几天没一起,像久旷之身,蒋逊没能适应,贺川抚慰着她,等实在忍不住了,他一冲到底,蒋逊夹紧他腰,难忍的哼了声。

木板床,跟大学宿舍那种差不多大,床板吱呀响,蒋逊跟着响声起伏,很快就绷紧了脚尖,贺川却在这时退出,蒋逊抓他胳膊,贺川笑了笑:“别急,会给你。”

蒋逊没让他动,说:“等会儿。”

贺川坐那等着,看着蒋逊坐起来,伏下了身,脸对着那儿,他像被定住,没一会儿,用力按住她的头。

蒋逊按到了他的膝盖,那里坚硬如砖,跪在地上,就像敲在铜上,那声音拉长到远方,在耳边徘徊不去。

他给她的,她也想给,给不够,她追加。

贺川却没给她太多机会,他绷紧了身,把她一把推开,没等她反应,就把她双腿架起,还以她刚给的。蒋逊弓起背,夹紧他的脖子,难捱地低吟着,很快受不住,贺川无法再忍,攻了进去,几次换姿势,将她翻来覆去,木板床小,他最后下了地,站在床边把她扯过来。

暖空调打着,起初是担心他着凉,现在两人却都满头大汗,贺川把她抱到桌上吹风。

缝没关严,窗帘微晃,雨声在蒋逊耳边噼里啪啦地敲打着,她几下就绷紧了,贺川停顿,粗喘说:“这么快就没用了?”

蒋逊开不了口,许久,她才叫出一声:“贺川……”

那声音细细小小,贺川没忍住,将她翻了个身用力送进去,蒋逊趴在桌上,腿被他架着,没力气撑起身,只能拖着桌子晃,颈上项链摩擦着木板,她使劲去扒窗台,每次只差一点,就被后面的人往后一拖,她一声声低叫他的名字,他用力反而更猛。

杂志跌落一地,噼里啪啦,跟涌来的雨水一样。蒋逊仰起头,隔着被风吹起的窗帘,看见大雨滂沱,雷鸣电闪,雨水飘到她脸上,一冷一热,她抠着书桌,仰头长吟,软软倒下,再也起不来。

他一松开,她就往地上挂,贺川把她往里抱了下,挤在她腿间,往她背上一趴,闭眼休息了一会儿。

她像睡死了,呼吸微弱,身子轻轻起伏。

贺川摸着她的身体,白皙细滑,像上好的奶皮,他爱不释手,往她屁股上用力打了两下,蒋逊闷哼了声。

像是一个讯号,贺川呼吸一顿,埋头亲了下去,蒋逊一声哭似的呻|吟,贺川单膝跪地上,拖起她一条腿,一点点吻下去,到了她的脚,他张口含住了她的脚趾。

蒋逊撑了起来,转身抓住他一只胳膊,失控地抠着他。刚长好了一点的指甲,就在上面留下了几道印子。

贺川瞄了一眼,汗水从她额角滑落,顺着脖颈往下,那根红绳衬在她白花花的身子上,异常妖冶。

他又发动了一回,至天黑,卧室一片狼藉,满地杂志书刊,衣裤浴巾,汗水湿了纸张。

两人倒在桌边,贺川把脚边的杂志踢远了,将蒋逊一搂,摸着她满身的汗,黯哑开口:“身份证补办了?”

“……嗯,还没拿到。”蒋逊声音沙哑。

贺川说:“我明天回。你呢?”

蒋逊顿了顿,突然说:“这就是有意义的事么?”

她没头没尾一句,贺川却听懂了。篝火旁,彼岸花,那些人聊天:

“我要是哪天知道自己快死了,我一定先把存款都花了!”

“我要环游世界!”

“我要吸|毒!”

“那我要去睡山下的小花!”

蒋逊说:“治病。”

他说:“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他的生命有期限,真正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只有他。

贺川摸着她的头发,说:“算是吧。”

蒋逊趴他身上,摸着他的胸肌和精壮的腰身,那上面布满了汗,她亲了一口,说:“看不出来你这身材体力,居然是个病秧子。”

贺川笑了:“我健身。”

蒋逊问:“以前是不是戒过烟?”

“嗯?”

“你干什么用戒烟糖的罐头?”

贺川说:“阿崇给买的。”

“他让你戒?”

“嗯。”

显然没戒成,或者根本没戒过。

蒋逊问:“想抽烟么?”

“想。”贺川揉着她的臀,说,“想抽了就干你。”

有的人跟烟一样,让人上瘾,还不好戒。他莫名其妙地戒烟,总得换个瘾来替代。

蒋逊笑着瞥了他一眼,在他身上蹭了蹭,软软两团挤着他的胸口,贺川磨了磨牙,猛将她翻了个身,她后背砸到地板上,一边勾着他的腿,一边说:“我累了……”

贺川咬牙拍了下她屁股:“继续撩!”

他往里挤,蒋逊受着,即将进去时,手机响了起来。贺川顺手捞起掉在裤子边的手机,边弄她边接起电话:“怎么?”

他听了一会儿,停下动作,靠到了一边:“怎么说的?……知道了,我明天就回。”

蒋逊已经坐了起来,问:“出什么事了?”

贺川冷笑:“徐德发公告,说这份环评报告才是假的,王云山当年备着打算勒索他。”

蒋逊说:“亏他想得出来。”

贺川沉思:“他有背景,就算那边想做环评,他也能对付。”

舆论还不够,他们得再加把火。

时间已经晚了,两人一天一夜没睡,贺川带她去洗了个澡,又自己去厨房弄了点吃的端上来,吃完他把碗碟推到一边,开了窗户。

大雨变细雨,淅淅沥沥下着。

蒋逊站他边上,亲了下他胳膊,说:“这是春雨。”

贺川揽住她,同她一起看夜色下的春天。

一夜过后,暖湿的天气过去,空气又凉爽起来。贺川没睡熟,床实在太小,他一条腿都挂在了窗外,天没亮,他就起来了,穿上内裤刚要出去,后面有人说了声:“等会儿。”

蒋逊掀开被子,顺了下头发下了床,说:“一起。”

贺川扬唇,走前面替她开了门,蒋逊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

一起洗漱完,蒋逊回房间收拾了几件衣服,关窗、关电闸、关煤气,她又发了条短信给石林,让他有时间过来把面包车开走,这才锁上门。

招租广告被雨打湿,几个字糊了,蒋逊摸了一会儿,转身朝贺川走去。贺川撑着出租车的门,等她坐进去了,他把门一阖,走到另一头上了车。

下午抵达宁平,那些人一个个地慰问蒋逊,阿崇冲贺川挤眉弄眼:“你行啊,千里追妞!”

贺川给了他一脚,阿崇捂着小腿,一蹦一跳地躲到了一边。

高安给几个人分烟,就贺川没要,他点上烟,说:“环保部门的人来了又走,半点用都盼不上,徐德否认买报告。”

王潇插嘴:“你们知道为什么孙怀敏在录音里一个字都不提徐德,把事都揽自己身上吗?”

阿崇问:“为什么?”

王潇八卦道:“我跟工厂里的人聊天才知道的,原来孙怀敏已经是徐家的媳妇了,她怀孕了,前不久刚检查出来,已经怀了四周,应该没记错吧,算算时间,就是她跟徐泾松在明霞山的时候有的呀!”

王媛媛听得一愣一愣的:“你这都能打听到?”

王潇扬起下巴,笑道:“你们平常忙的时候,我就一个人瞎转,现在跟工厂里几个女的已经是姐妹啦,这消息一开始就孙怀敏办公室的人知道,后来才慢慢传了出去,还没传开,但是她母凭子贵,又肯帮徐德的忙,少不了她的好处!”

蒋逊说:“难怪她上次特别激动。”

王潇哼了声:“就她那种坏东西,配当妈妈吗?生什么孩子啊,别祸害人了!”

几人正聊着,水叔急急忙忙找来了,喊道:“徐德有大动作了,你们快去看看!”

众人一愣,忙跟着水叔去了二分厂。

二分厂门口人山人海,建筑垃圾都已经堆到了边上,一个男人站在高处,举着话筒喊:“……从1993年起,集团每年都捐款,从最初的几百元,到几千元、上万元,直到现在,每年捐款千万,救助了无数失学儿童,2003年,第一批受捐者从学校毕业,义无反顾加入德升,希望回报德升对他们的帮助!”

“1993年,德升在这里成功办厂,员工从最初的一百人不到,到现在的近万人,无数村民成为了德升集团的一份子,大家享受着高福利,高薪水,22年了,当年十七八岁的工友,现在孩子都大学毕业了!”

“当年基础设施不到位,集团破坏了环境,徐总亲自批示,立刻派人购买矿泉水,挨家挨户配送,并高额补偿,诚恳道歉,两个月之后,环境成功得到改善!”

“集团一直致力环保,配合国家政策,污水处理厂的建设、绿化建设,大家有目共睹!就在去年,集团还斥巨资打造绿色环保主题公园!”

“集团发展的同时,还不忘回馈父老乡亲,出资建造宁平镇第四高中的校舍、购买宁平中心小学的校车,让大家的孩子方便上学,在学校能住好吃好!”

“而现在,在有心人的诱导之下,大家被蒙蔽了双眼,大家为什么不想想,平白无故,怎么突然就有组织有预谋的弄出了万人|签名,网络上还流传出了各种谣言?幕后操纵者,他是第一个从德升集团中获利的人,他现在有的一切,都来自德升集团,可他现在背信忘义,反咬德升一口,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钱!他开高价威胁,只有出得起他要的价,他才会平息事态!”

“而我们集团,不做亏心事,钱?我们有!但我们绝对不会向小人屈服!今天,德升集团的同事们,只要是没有参与此次事件的人,每人提薪10,年终奖翻倍,家里有孩子念大学的,每户都能获得一万到三万不等的教育基金,能说服事件参与者回头的,参与者和你本人,都能获得集团给予的高额奖金!”

“我们不是用钱收买人,我们是为了向大家证明,德升集团,绝对不向恶势力低头!”

掌声雷动,成百上千的工友大声欢呼。

阿崇看呆了,骂了句:“我勒个草!”

昨天还跟在水叔队伍里的几个人,交头接耳一番,率先冲了上去。水叔去拦他们,他们把水叔推开,喊:“有钱不要是傻子!”

水叔气得跳脚:“你们都掉钱眼里了,这么几个钱就收买你们!”

对方喊:“他说的没错,贺川是有钱人,拿了他们的钱,他们贺家就发财了,那我们呢!”

10涨薪,翻倍年终奖,教育基金,奖金,钱把他们的情绪高高堆起,万人|签名的横幅上踩满了脚印。

回去的路上,又经过宁河,几个孩子放学回来,下了河堤嬉戏玩耍,撩着水扑来扑去,他们有着世界上最单纯的笑容,天真的不知道他们的家正被蚕食。

入夜了,空气中刺鼻的味道渐渐变浓,高安几人依旧在写报道,通过个人关系网寻求着正规媒体的支持;阿崇和他父亲正义务替村民看病;张妍溪在跟同事们打电话,问他们来福利院的事宜;王潇抱着台电脑,不停地划着鼠标,不知道在干什么。

蒋逊倒了杯温水,把小糖罐搁桌子上,问:“阿崇不是整容医生吗?”

贺川说:“他喜欢美女才去干的整容,医生都是一家子,小病他都能治。”

“当年是阿崇爸爸给你做的检查?”

“嗯,我的手术也是他主刀。”贺川从糖罐里倒出颗药,直接当糖吃了,吃完才喝了一口水,他看着窗外,指着一个方向说,“四中在那个方向,住着上千个学生,九月又有一批人要进大学,徐德会抓人心。”

蒋逊说:“你知道这世上,什么东西最有力量吗?”

“除了钱,就是眼泪。”

次日上午,张妍溪收到一段视频。

客厅大门敞开,阳光斜斜地照进屋里,摩托车靠在墙角,虫鸣鸟叫,阳光明媚。

视频里,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女孩坐在床上,穿着秋衣,盖着条小薄被,背后墙壁上贴着“积极进步学生”的奖状。

她看着镜头,童声稚嫩:“我叫冬冬,今年10岁了。我住在金口市的一间福利院。”

“我以前不住在这里,我以前住在一个叫宁平的地方,我一出生妈妈就死了,我爸爸把我扔在了福利院门口,他不要我,因为我不是一个正常的小孩。”

她停顿了一会儿,张着嘴,似乎忘记了接下去的话,“嗯嗯”几声,眼睛一亮,才继续说:“我现在有两个妈妈,一个院长妈妈,一个妍溪妈妈,妍溪妈妈是义工,每天都帮助小朋友。”

“我亲生的妈妈以前在一家叫做德升集团的地方上班,那里空气很不好,水也不好,菜也有毒的,吃了那个菜,还有喝了那个水,身体就不好了,就会生出我这样的小孩子了。”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我上一年级的时候,老师就教过我了,但是妍溪妈妈说,大人不认识这几个字,字分开的时候,他们认识,字合起来的时候,他们就不愿意去认识了。”

“我还见过好多跟我一样的小朋友。”

“我在学校里,大家都不爱跟我玩。”

“我没上过体育课。”

“我想站起来!”

她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镜头,天真的说:“我想站起来,站得高高的!

“我想跑,想跳。”

“想自己走出去晒太阳。”

“想放风筝,想踢毽子,想跳橡皮筋……”

“……不过我还没有鞋子!”

她掀开被子,咧嘴笑着,摸了下脚。畸形肿胀,扭曲的脚。

“我的脚是长这样的,我想做的那些,都做不了啊。”

“冬天过去了,春天在哪里?”

视频结束,张妍溪泪流满面,高安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伏到了他的肩头。

这世上最有力量的东西,除了钱,就是眼泪。

贺川和蒋逊坐在边上,两人对视了一眼,握了下彼此的手。等张妍溪情绪平复了,贺川才说:“你要是不同意,这视频就不放上去。”

张妍溪结果高安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眼泪说:“我要是不同意,就不会去问冬冬了。我难过的是……冬冬的懂事。”

王媛媛突然“咦”了一声,说:“我同事给我发了张图片。”

“什么图?”宋波问。

王媛媛拿过电脑,打开微博搜索了一下,指着上面说:“就是这个,今天早上刚刚发出来的,现在微博评论已经过了五万,转发九万,点赞二十万,上了热搜了。”

贺川问:“什么微博?”

王媛媛说:“是一个插画师,我不了解这个。”

插画师名叫“三横箫”,粉丝百万,今早七点发了一个微博,几句话,九张图。

“毕业旅行,走过了北京、香港、澳门、广西、明霞山、河昌,现在我在一个叫做宁平的地方,没有城市的繁华,没有明霞山的美景,没有河昌的日照和候鸟,只有卷曲的叶子、畸形的树,刺鼻的空气,黑色的烟囱,还有孩子们纯真的笑脸……”

九张图,第一张是路边卷曲的草,第二张是已经畸形的棕榈树,第三张是枯死的桑树,第四张是夜里紧闭窗户的一排人家,第五张是夜里排放气体的烟囱,第六张是菜地,第七张是万人|签名,二分厂门口的示威照,第八张是宁河,一个穿着粉色棉外套的女孩侧坐在岸边,第九张是手绘漫画,黑白的背景,河堤上站着三个彩色的孩子,一个人撩水,一个人捧水放嘴边,一个人捧着水,奇怪地望向从天空洒落的钱,还有伴随着钱而来的像滚滚浓烟似的大魔王。

三人手里的水,冒着黑色的烟。

看完了,一阵静默,蒋逊望向正坐在角落里吃泡面的王潇,其他几人跟随着她的目光,也将视线落到了王潇身上。

王潇愣愣地,吸溜一下,把面条咽了下去,咬着筷子说:“我是美院的,大一开始给人画插画,我微博比较吸|粉……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是网红也没什么奇怪的……你们眼神好吓人!”

蒋逊先开口:“为什么放我照片?”

众人:“……”

王潇讪笑:“你漂亮嘛,那张照片好安静,忍不住就放了。”

意外之喜,到了下午,这条微博成了热门话题,有人把前几天的网帖、新闻报道和这条微博整理到了一起。

第二天清晨,蒋逊接到一通电话,那边说:“是我,卓文,我到宁平了。”

卓文原本准备返回巴泽乡,拿火车票的时候,一只手表从包里掉了出来。

300元的手表,是他外公这辈子,戴在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他用了九年偿还,可临了,他也没有得到安息。

卓文改了路线。

蒋逊挂断电话,说:“卓文来了,快到宁平了,大概还有十五分钟。”

贺川顿了顿,拿上摩托车钥匙说:“走,去接他!”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