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多哄哄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平行世界7(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平行世界7

沈晏见大厅里没有姜知玥的身影,便猜到她去了后院。

那里有老爷子给她修的秋千,是姜知玥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

朱红色的墙瓦上爬满了山茶花,沈晏常常看着他的女孩坐在花香四溢的秋千里,半弯着眉眼慵懒惬意的吹着风。

嫣红的花瓣被风打下落在她雪白的衣裙,裙子之下露出半截笔直纤细小腿,她耀眼又明媚,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目光。

沈晏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他不是什么好人,他清楚的自知他那些丑陋肮脏的意图,他甚至不知道怎么走上前去坦然的面对她。

只记得他望着那张睡容恬静的面容时,控制不住的走上前,男人微微俯身,手轻碰上他魂牵梦绕的脸,隔着花瓣在她柔软的唇上印下一个极轻又克制的吻来。

她像是让他上瘾的药,沈晏甘之如饴,又贪婪的想要得到更多,最终,他将睡熟的小姑娘抱回了老宅,又悄然离开,连自己的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沈晏心想她这会应该也是在后院,他去后院寻她时,忽的看见一高一低两个身影,他不清楚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只是在走近时,听见沈迟一字一句的在姜知玥的面前,揭露出他藏着的秘密。

他那个弟弟说的没错,沈迟在秦歆离开后曾一时愤怒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是他将沈迟的电话给了秦歆。

他和秦歆私下里达成了协议,只要秦歆可以继续叫沈迟回到她身边,毁了两个人的婚礼,他便答应给秦歆找她父亲替换的,并不再计较她父亲私下里做的那些事。

她的父亲病的很严重,公司又被沈氏打压濒临破产,秦家在圈子里名声并不好,秦歆回国后借不到钱,走投无路之下迫不得已和沈晏进行交易。

况且,她那时想,如果沈迟还继续对她留有一份感情,那她或许可以借着沈迟这棵大树再次飞上枝头,她知道沈迟那么多年以来一直放不下她,所以秦歆势在必得。

她借着叙旧的名义约了沈迟见面,又假意喝醉倒在他的怀里,柔若无骨的攀住他的腰,孤男寡女,暧昧焦灼的气氛,不断挥发的酒精,所有的一切都展开的十分自然。

她哭着说还喜欢他,又藏起沈迟的手机,装病拖住他不去婚礼,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迫使沈迟悔了婚。

秦歆知道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骨子里就不是个好惹的人,她和沈晏各取所需,最终根据协议,她爸爸的手术很成功,沈氏集团也没有再对秦家下手,而沈迟也对自己有求必应。

秦歆自以为牢牢握住了沈迟的一颗心,她在一个醉酒夜,一不小心便把这些事都说了出来,结果还在给她倒醒酒汤的沈迟突然大怒,他将大厅里的东西砸的粉碎,红着眼眶摔门而出。

沈迟三天没有回家,秦歆心急如焚,又不敢告诉沈晏,她之前答应了会把两个人的交易烂到肚子里,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败露,那她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起初,秦歆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直到第三天晚上,沈迟又像往常一样回到家,还带了她最爱吃的点心,并像她道歉自己那天只是太冲动了,秦歆松了口气,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画上句号。

结果沈迟去参加了老爷子的生日晚宴,在晚宴里拦下了姜知玥,便有了沈晏见到的那一幕。

在沈晏见到姜知玥茫然又错愕的表情,以及她下意识的逃避后,他忽的慌张无措起来,心里像是被点了一把火,那火越来越烈,愈发有燎原之际。

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沈晏几乎不可理喻的去想,他如果在这里要了她,那她一辈子也逃不开自己。

就像他梦里那样,彻彻底底的占有她。

沈晏的衬衫扣子全部被解开,他的衣衫半敞着,姜知玥一抬眸,视线里全是他冷硬刻薄的肌肉和腰线,男人眸底深沉,危险又性感。

沈晏再次俯身,将人紧紧锁在自己怀里。

姜知玥知道沈晏在晚宴上喝了酒,他身上的酒味很淡,但仍强势的包裹着她,呼吸间全是他身上清冽厚重的气息,混杂着醉人的酒气,将她裹得密不透风。

姜知玥的手被领带捆着,这会儿毫无反手之力,意识到要发生什么后,姜知玥的声音抖得厉害,表情因为惊慌而带了些无助:“沈晏,你别这样……”

沈晏置若罔闻,修长手指狠狠的掐着她的腰,他的手温度很高,烫的姜知玥的心跳都是乱的。

“为什么不行。”

他垂眸看她,嗓音危险又暗哑,声线很低,眸子沉的连一点光也照不进去。

沈晏沉沉的视线一瞬不瞬的全落在姜知玥的身上,静默片刻后,他忽的勾了勾唇,只是那笑却未达眼底,渐凉了下来

“宝贝。”

他的指腹细细摩挲着姜知玥红润的双唇,眸子里翻滚着热浪般的深涌暗潮,低声呢喃,“你这辈子也只能是我的。”

姜知玥毫无开口说话的机会,她心跳快的还没有缓过来,唇被重重咬住。

他的吻无序又急切,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举在头顶,另一只去摸索礼裙背后绑着的蝴蝶结,姜知玥从未见过这样侵略感十足的沈晏,又从没有被他如此凶狠的对待过。

沈晏以前吻她时,除了新婚夜那天她说错话惹他生了气,被男人在唇上咬了一道细细的口子,其余都只是轻吻她的额头或者发间,温柔的像是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沈晏对她太好了,以至于她忘了,他是如何在年轻时便身居高位,野兽藏起所有尖锐的爪牙,乖乖对她伸出柔软的手掌,可野兽终究还是野兽,亦可以轻而易举将她拆吃入腹。

姜知玥压根就不知道怎么接吻,她完全是被迫承受着他的吻,她的唇被吮的又麻又疼,手腕也是酸的,眼睛一眨,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她的情绪来的太快,上来了就下不去了,姜知玥一口咬向沈晏的唇,声音委屈又无助,哭腔声浓的几乎要收敛不住:“你不是说,我不同意都你不会碰我吗……”

姜知玥咬的并不重,她的力气小到像是小猫爪子在轻轻的挠,对沈晏来说不痛不痒,他却瞬间就清醒了。

他的手一顿,停下想要扯开那蝴蝶结的动作。

他又让她哭了。

他连承诺她的事都做不到,又怎么叫她喜欢上他。

沈晏的心脏像是被人用手整个都绞在一起,疼的他说不出话来,最终,他撑起身子与她拉开距离,给姜知玥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礼裙,将人抱了起来。

他垂眸解开绑着小姑娘手腕的领带,她的肌肤白,沈晏那会又不太理智,所以力气大了些,腕子上泛出细腻的红痕。

沈晏轻轻揉捏着那处红痕,男人冷冽的眉眼柔软了下来,声音也被放的很轻:“对不起。”

他又抬眸看她,无声的叹了口气,嗓音更加的柔:“都是我不好。”

看着还在吸鼻子的姜知玥,沈晏想去给她擦眼泪,他的指尖刚落在她满是水渍的脸上,姜知玥直接偏头错开。

姜知玥紧咬着下唇,她的手撑在座椅上缩在一角,转过脸不叫他碰。

沈晏知道姜知玥在生气,他也知道这次他确实做的太过分了,他盯着低着头不理他的小姑娘,又默默收回手来。

沈晏的声音一时间哑的厉害,他的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来:“别生气了。”

即使沈晏现在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仍强撑出一副温柔的面容去哄她:“既然知知不想看见我,那我就先离开,好不好。”

听着男人声音里被隐藏的很好的沙哑疲惫,姜知玥紧捏在一起的指尖轻颤,她吸吸鼻子,心里突然涌出几分想拽住他的手不叫他离开的冲动。

姜知玥一阵恍惚,再回过神来,耳畔已然是车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住呼吸偷偷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车内隔音好,她听不太清,只能依稀辨别出沈晏渐远的脚步声。

姜知玥紊乱的心跳好不容易恢复如初,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老宅肯定是回不去了,她现在这样也不太适合出现在宴会上,她想不出来,视线垂下盯着脚尖微微出神。

沈晏那么生气,肯定是跟沈迟说的话有关吧,沈迟说这一切都是沈晏在背后暗暗使了些见不得人手段,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

姜知玥最讨厌欺骗,可她满脑子想得都是沈晏对她的好,是他眉目缱绻的低声喊她宝贝,是他每天都带的那束花,是他给了她第一次被人如此热烈的爱着的感觉。

撑在座椅上的手指下意识收紧,姜知玥眼睫轻颤,脑子里似乎有一个弦被轻轻拨动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在心里来来回回数了个遍,迟疑了几秒,还是打开了车门起身下车。

沈晏在不远处站着,苍白骨感的指尖燃着一点凌厉的猩红,男人眼帘微垂,灰白色烟雾笼罩住他清冷的眉眼。

不知怎么的,望着有些落魄疲惫的沈晏,姜知玥的心脏忽的猛烈的跳动了一下,她的脚步微顿,又毫不犹豫向他走去。

沈晏在想,如果以后她讨厌他,那他该怎么办,他心烦意乱,又抽了好几根烟,可他依旧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段感情毕竟是他用不正当的手段偷来的,他一步一步,小心又虔诚,建立一座豪华的温房,用谎言编制了一张巨大的网。

他在她身上无限沉沦,但他忘了,网终究还是有破损的那一天。

想到这,男人自嘲的勾起唇角,他几乎自暴自弃的去想,不如就这么得过且过,寂静的月夜里忽的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沈晏微怔,掀起眼睫望了过去,在看清来人后,他的手一抖,指缝间夹着的烟差点滑落掉在地上。

姜知玥被他看的不太好意思,她拐了一下唇,低着头捏了捏裙摆上的花纹。

两个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安静片刻后,沈晏打破了沉默,轻声问道:“怎么下来了。”

他本能的想去牵姜知玥的手,在想起她不叫他碰后,男人指尖轻颤了下,最终还是收回垂在身侧。

沈晏的动作姜知玥全部都看在眼里,她莫名的心里一酸,直接伸出手握住沈晏的手,晶亮的眼眸毫不回避的对上沈晏的视线:“来找你。”

沈晏愣怔在原地,他的手甚至都不敢去回握住她的手,五月的夜晚还是凉的,男人在外面站了好长时间,手指温度极低,姜知玥吸吸鼻子,手也握的更紧了。

她扬起脸问他:“沈迟说的都是真的吗?”

望着姜知玥那张干净漂亮的脸,暖意顺着那只软乎乎的手传到他的指尖,他突然就不想再骗她。

沈晏低低的应了一声,算是承认了她的话。

见姜知玥不说话,沈晏又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来找我。”

男人嘴角一扯,声音晦涩暗哑:“沈迟说的没错,我这个人从骨子里都是烂的,是我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丑陋手段把你从他身边抢了过来。”

“知知,我不是什么好人。”

沈晏顿了下,他反握住姜知玥的手,垂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他的语速慢,又字字清晰,声音被压的低且轻哑:“但我是真的爱你。”

他的眼尾弯着,眸底的情绪浓烈滚烫到几乎要将她融化一般。

姜知玥盯着那张紧绷着的脸看了好久,眸底又开始蓄起泪意来,她有些想哭,恍惚中视线忽的注意到男人指缝间那未燃完的烟上,继而又移到他的眼眸,小声道:“沈晏,你别抽烟了。”

上次云姨偷偷告诉太太,说先生在太太传出订婚的消息后日以继日的抽烟,差点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

姜知玥一直都记得,她的余光瞄见垃圾桶内凌乱的烟头,话也不自知的说出口。

她的脸上满是不自知的关心,沈晏的视线在那眸子里停了一秒,长睫倾覆下来,遮住眸中所有风云。

“可以。”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