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与西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原宸公馆(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原宸公馆

蔚蓝的天空被白雾般的浮云笼罩,霞光透过间隙为其镶嵌上金色的边儿,一架飞机穿梭在云层中。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即将到达燕京国际机场,飞机正准备下降,请您回到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

头等舱内,沈时宜摘下眼罩,忍不住抬手秀气地打了个哈欠,她刚回国,旅途劳累的,从江城到燕京这两个多小时感觉完全不够她补觉的。

她坐起身拿出镜子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镜中的人眉眼清艳,皮肤莹白胜雪,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眼眸似含着一湾清水,欲语还休。

沈时宜拿出一支豆沙色口红对着镜子细细涂抹了一番,抿了抿唇,又自我欣赏般地看了会儿,内心感叹了一句天赐美貌,才心满意足地收起了口红和小镜子。

座椅前的电视屏幕一直播着新闻纪录片,她记得之前就是被这个纪录片给催眠的,但此时它恰好说到了一条财经新闻,她忍不住瞄了两眼。

“恒宏集团旗下的恒宏旅业在今年8月以约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蓝海国际邮轮704的股份,将旅游业覆盖到邮轮市场领域。

据悉,恒宏集团将持续收购蓝海国际邮轮剩余股份,将其发展成为全资子公司。

这是苏泽希先生继任恒宏集团总裁以来第……”

新闻还没播完,沈时宜就给关了。

切,看来她不在的这一个月,那个狗男人过得还不错,果然是个工作狂。

飞机落地时,沈时宜拿起身边的birk包优雅地起身离开。

目送她的空姐早就注意到了她手腕上戴着的精致的玫瑰金手链,镶嵌着珍珠母贝和钻石,中间还点缀着一颗粉红色碧玺,衬得皓腕更加纤细白嫩。

她知道这是前不久在法国拍卖会上参与竞拍的珍品,大师的惊艳之作,价格昂贵,最终被某神秘人以七百万欧元的价格拍走。

当时看到这新闻时,她还好奇过是谁买走的,没想到今天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沈时宜身穿雾霾蓝长裙,戴着墨镜的脸显得有些冷艳,米白色细高跟鞋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响,靓丽的身影引得机场大厅的人频频回首。

刚出机场大楼,沈时宜就看到段皓在外面等着她,表情谄媚。

一看到她,段皓的眼睛立刻亮了,上前开口道:“夫人,苏总现在在应酬,让我先接您回澜庭。”

沈时宜原本还有些困觉,听到这话立马有些清醒了。

她望着段皓一脸笑,直到笑得段皓心里有些发毛,才缓缓开口:“不了,安锦夏今天约了我去她表妹的生日会,我看段秘书还是先回去吧。”

说完,一个眼神没给,径直走向不远处的宾利,扬长而去。

留下脸都快笑僵的段皓,有些没反应过来。

原宸公馆坐落于南淮路的黄金地段,东临cbd国贸地段,西望商圈步行街,南靠使馆区。

它的设计是以哥特式风格融合中式园林特色为主,精致奢华,是京城最富盛名的顶级私人会所。

也是沈时宜来到燕京上学后最喜欢来的地方之一。

安锦夏是她小时候在军区大院里认识的小姐姐,比她大三四岁,是个靓丽的短发妹子。

而今天是她表妹留学回国后办的第一个生日会,非常大手笔地包下了整个二楼的宴会厅庆生。

沈时宜跟安锦夏进来的时候,气氛正嗨。

安锦夏的表妹受国外文化影响颇深,性格开朗,思想开放,好好的一个宴会厅愣是被她弄得像酒吧一样,灯光、dj、调酒师更是一样不少,气氛是绝对做到位了。

宴会厅里充斥着嘈杂的人声,劲爆的音乐,五光十色的灯光下,dj和人群在舞池里疯狂舞动着身体。

吧台上,调酒杯在帅气的调酒师的双手之间上下跳动,引发的惊呼声成为了宴会的点缀。

沈时宜有些庆幸今天没来得及换礼服裙做造型,要不然就太格格不入了。

本来她是不想来的,只是在上飞机前是闺蜜安锦夏亲自打电话邀请的她,也就卖了个面子。

沈时宜的身份摆在那里,刚一进门就有一群眼熟的名媛千金们围了过来。

“亲爱的,你终于从国外回来了,这段日子我好想你啊~”

燕京的豪门圈也分三六九等,像沈时宜这类顶级名媛走到哪里都有人奉承讨好,她淡笑着应和着她们。

雾霾蓝长裙因为是量身定制的缘故,极其贴合她婀娜的曲线,更衬得她身材纤秾合度。

“亲爱的,跟你说一件趣事,这事还跟你有点关系呢。”

有人看到她兴致不高,特意调转了个话题,“你看到了那边沙发上叶少身边坐着的女人吗?”

沈时宜闻言望去,不远处的沙发上,一群圈内的纨绔子弟就在那里喝酒打牌,至于那位叶少,沈时宜知道,圈内有名的风流浪子。

他身边确实坐着一位衣着清凉的年轻女生,依靠在叶少身上,时不时给他递烟倒酒。

这种场合男性基本都会带女伴是很正常的事,不知道说的什么趣事。

“那位是个女明星,叫严欢,最近刚冒头的,势头正猛。

前段时间她参加某颁奖典礼时穿了一件高定礼服,团队疯狂买通稿吹她时尚资源多好。”

“还顺带拉踩了一波同期小花,结果被官方亲自扒出那衣服是件山寨货,她是被新请的造型师给骗了。”

那人说得起劲。

”那些被她拉踩的人趁机报复回去,大肆嘲讽,名声也给搞臭了,谈好的资源也没了,这不只能放下身段给叶少当女伴。”

明星每次出席活动,都必须身穿不一样的礼服,而礼服又价格不菲,尤其是高级定制系列,更是价值高达上百万,只穿一次就买一次高定,就算是明星也消费不起,只能选择向品牌方借样衣。

其次并不是每个明星都能借到高定礼服,而是品牌会根据明星的咖位和时尚度等来选择是否借出,往往只有一线大咖才能借到高定。

像严欢这种刚有知名度的小花要是真能借到高定礼服,确实需要大肆宣扬一波。

毕竟高定品牌的服务对象从来都不是明星,而是像沈时宜这类的名流人士,因为价值上百万的高定礼服并不是谁都能消费得起的。

更别说沈时宜整个衣帽间无论衣服、包包、珠宝全是高级定制系列的了,毕竟“行走的人间高定”这个称呼可不是白来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时宜不解。

“你不知道,她那件山寨礼服仿得正好是你去年在高定时装周买得其中一件。”

她们这种人买高定最忌讳跟人撞款,很多明星穿过的款式,都会避而远之,更别提还是一个刚有点热度的小明星。

“反正她通稿刚发出去没一个小时,品牌方就火速出来辟谣说他们从未借过这就礼服,这是一件山寨货,真正的礼服已经被人买断了,虽然没说是谁,但我们都知道是你,因为你在晚宴上穿过一次,我就说你哪里会跟人撞款……”

听到这里沈时宜顿时失了兴趣,她当然知道她们说这话的目地不过是为了看好戏。

毕竟她的娇纵性子在圈内闻名,而且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国外旅游,刚回来听到这事,说不准会有好戏看。

其实她们还真想错沈时宜了,她虽然娇纵没错,但除非是有人真惹到她了,一般她是不会去主动找人麻烦的。

一件礼服而已,大不了她以后再不穿就是了,为此大动干戈,闲得慌啊。

沈时宜不想再理会这些人,径直拿着酒杯去找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的安锦夏了。

“切,什么态度,爱搭不理的。”

有人不服气。

“你也别不服气,谁叫人家出身好,嫁得更好呢,有本事你也嫁一个像苏家那样的人家试试。”

一击致命,空气瞬间安静。

年初燕京苏家和江城沈家的联姻可是震惊了圈内,虽然还没办婚礼,但是结婚证和上百亿的聘礼可是明晃晃在那里摆着,引得多少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沈时宜终于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找了正独自坐着的安锦夏,她直接在对面坐下,聊了几句后,憋了一肚子的话终于找到了个机会吐槽。

欢迎收看沈时宜的吐槽大会脱口秀。

“你知道吗?

我不就砸了点小钱捧了个爱豆出道吗?

苏泽希这个狗男人居然就给我摆脸色,还冷落我!我沈时宜长这么大还没有谁给我摆过脸色!”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