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玫瑰与西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杨意晚番外(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杨意晚番外

“叮——”

正在画室处理工作的杨意晚,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微信。

随手点开,是一张结婚邀请的电子请帖。

配合着轻柔的bg,杨意晚望着请帖上沈时宜和苏泽希的婚纱照有些出神。

半晌,才抬头对着画室里还在上班的众人说道:“最近大家都辛苦了,今天就提前两个小时下班吧。”

大家鼓掌欢呼,都笑着说“老板万岁”,杨意晚应和着微笑。

等她从医院看完哥哥出来以后,已经深夜了。

夜色微凉,燕京不比国外,这个时间点,依旧车水马龙

她抬头望着夜空中,突然好奇现在苏泽希他们在做什么。

是已经睡着了,还是在兴奋地讨论婚礼的各项事宜?

如果是后者,一定会是女人兴高采烈地说话比划,而男人在一旁温柔地看着,眼里溢满星光吧。

想着想着,杨意晚的眼眶就有些发酸。

虽然大家都说苏家和杨家是世交,但是实际上那只能算是长辈之间的交情。

她从小就生活在国外,直到高中才因为母亲工作调动的缘故回到的国内。

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生活中时刻出现“苏泽希”这个名字。

在国外期间,恒宏集团的生意越做越大,以至于爸妈每次在跟爷爷视频时,都会时不时问到一两句苏家的情况。

后来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苏家孙辈苏泽希的名字被更多地提及,尤其是在回国前的那段日子里。

十五六岁年纪的女生,心思最是敏感细腻,何尝不知道父母打得是什么主意。

只是杨意晚出生在艺术世家,从小就接触绘画,骨子里自然就带有一股清高。

对于这类的言语试探,内心是格外反感的,甚至还止不住在想,不过是家里有钱罢了,国内富二代的纨绔之名她还是有所耳闻的。

指不定外表沉稳,背后风流也说不定。

这长辈夸的未免太过了,她那天才哥哥都没有过这待遇。

而印象的转折就发生在回国后,她第一次去爷爷老宅那次。

奶奶去世早,爷爷年纪大了,就想颐养天年,儿孙绕膝。

所以对于他们的回国,自然是一百个开心,看到她时,整个人都笑眯眯的。

就在这时,苏家的老爷子也来拜访了。

“赶巧了这不是!”

爷爷笑着,就忙让人去请来。

那时她正在老宅的小院子里,盛夏的天气里难得有一丝微凉的风,庭院里的梧桐树枝繁叶茂,阳光穿透树梢,在藤椅上留下斑驳的光影。

一旁茶几上,茶杯升起缭绕烟雾。

此情此景,到让她生出了些许创作灵感。

她上去把插花瓶调整了下位置,微微站远,抬起双手比出一个取景框。

想取一个合适的角度将来作画。

就在这时,她手指交叉的方寸之地内,突然出现了一个男生。

杨意晚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男生不过少年风姿,眉眼却格外出众,纯白t恤将他的皮肤衬得修长白皙,身如玉树,周身似笼罩了一层淡雅如雾的星光。

见多了国外热情奔放的男生,头一次见到这样气质沉稳矜贵的,看起来还是跟她相仿的年纪,有些出神,好半天手都没放下来。

男生似乎也没想到这里会有人,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但还是礼貌地向她颔首示意。

后来在屋内听长辈聊天才知道,这就是父母经常挂在嘴边的,苏家的孙子,苏泽希。

悄悄抬眼,男生站在窗边,窗外的风吹动纯白的窗帘,细碎温暖的阳光晕在他的头顶,空气里微小尘埃都清晰可见。

杨意晚垂眸,睫毛翁动。

难怪……

难怪被长辈这样夸赞,真香定律看来在她身上也没有过缺席。

她转学回国,跟苏泽希就读的是同一所国际中学,只是小一个年级,并没有什么交集。

但是没有交集不代表不会听到他的名字,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杨意晚刚进校,就发现周围女生经常谈论的话题都是他,每次提起都满脸兴奋。

毕竟除去他本身,光是苏家这两个字的诱惑力就很大。

杨意晚从不参与这种话题,也没跟大家说过两家的关系。

只是下午吃饭的时候,会经常一个人选好时间,在西南角靠窗的位置坐下,目光透过玻璃窗看向正利用下课那段休息时间,和同学打篮球的少年。

看着平时稳重自信的他,在球场上肆意飞扬。

又或者时不时跑去爷爷的老宅,只为能够再见到他一面,可惜自从那以后,不知道是何原因,苏泽希一次也没来过了。

夜晚,她坐在家中的画室里,借着窗外的月光,凭着记忆,一点点勾勒出与苏泽希初次相遇的场景。

古老的梧桐树,被阳光倾洒的藤椅……她都画得细致极了。

唯独树下少年的轮廓却只是寥寥几笔,不敢多画,一如她藏在心底最深处角落的隐秘小心思。

在学校,她会高兴于新位置被安排在教室窗边,因为她知道身为学习委员的苏泽希,会每天固定两趟抱着一叠卷子从这里路过。

教室内,老师在黑板上尽职地讲解着试题,杨意晚却已经把目光放向窗外。

男生抱着试卷准时从窗边路过,校服穿在他的身上挺拔清俊,明明才十几岁的年纪,气度却满是沉稳。

如青云在上,不落凡尘一点尘埃。

她会在路过他教室时,装作不经意地看一眼他的方向,一秒不到又飞速移开。

会在长辈谈论他时,神色淡然,故作不在意,不表现出任何一丝欣喜来,心里却溢出欢喜。

喜欢苏泽希这件事好像与他本人无关。

她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候,少年闯入了进来,惊鸿一瞥,从此再也不敢忘。

听过张爱玲的一句话吗?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

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苏泽希这样一个风云人物,自然不缺追求者,只是每当杨意晚听到某某女生向他告白被拒的消息时,也只是默默一笑。

这就是她一直跟苏泽希保持点头之交,深埋自己心思的原因。

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其实自己所有的隐忍,所有的秘密,所有的不开口,甚至是在长辈面前的表现,不是因为尊严和懦弱,而只是不想草率的开始。

相反,比起那些过早的坦诚,这些隐忍的暗恋更具野心,因为她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一个让少年永远把她放在心上的机会。

只是还没把这个机会等来,高三假期以后,苏泽希就突然去了国外的金融大学。

非常猝不及防,前期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出来,连下半学期的课也没上了。

杨意晚得知时,正是假期,她呆呆地坐在画室里,握着笔的手停顿在空中,一动不动。

其实之前她有在爷爷那里听过这个消息,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连高中最后半年都没来得及上完。

她放下笔,起身走入院子,望着蓝天白云发愣,此时他应该在飞机上了吧。

可惜了,她都不能像早年偶像剧演得那样追去机场诉说衷肠。

否则对方怕是会像看个傻子一样看她吧。

十六七岁的女生面对突如起来的悸动,果然还是懦弱了啊。

之后几年,杨意晚一直留在国内学习艺术,毕竟国画的根在这里。

她的生活按部就班,至于苏泽希……

自从出国后,就已经好久没听到他的消息了,他们就像两条平行线,再没机会交集。

几年时光,少年的轮廓在脑海中已渐渐变得模糊,好似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在她生命中一样。

难怪人们都说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杨意晚不止一次地告诉过自己,不过是青春年少的一场暗恋罢了,谁还没有过,再惦念就矫情了。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当她看到那幅收好的画作时,都会想起少年在阳光下奔跑的身影,那份心悸的感觉她却怎么也忘不掉。

也曾望着镜子审视过自己的脸蛋,她的长相温婉平和,属于耐看型。

可饶是这样,她也一直在想,为什么这张脸不能再美一点,美到第一眼就能爱慕的人记住。

就像当初她的一眼万年。

说来可笑,她这样一个自视清高的人,竟然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

后来再次听到苏泽希的消息,竟是跟她那龙凤胎的哥哥有关。

他的哥哥当时并没有跟他们回到国内,而是留在了国外攻读学业。

她哥从小就智力超群,属于“别人家孩子”那种类型。

但是性格方面……

这么说吧,如果她的性格是沉闷的话,那么她哥性格简直可以用孤僻一词来形容了。

独来独往,经常一个在房间里研究数学,不喜欢跟人交流。

所以虽说是双生胎,杨意晚跟他哥的关系一直不算热络。

以至于在很久之后,她跟着家人到了国外,才知道她哥的大学室友居然就是苏泽希?

可还没等她消化完这个消息,一个更大的噩耗传来。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