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师弟还不杀我灭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小番外:如果钟衍没有书穿?(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小说一时爽,考试火葬场。

钟衍头天晚上看小说看到凌晨一两点,倒头睡得昏天黑地,第二天一早被室友疯狂摇床,凄厉的声音可绕男生宿舍三日而不绝。

“钟衍你给我醒啊!!再不醒你直接去交重修费吧!”

钟衍被“重修费”三个字吓得一个激灵,猛地翻身从床上坐起来。

他刚醒,脑子跟他睡成鸡窝似的头发一样乱七八糟,茫然环顾了一圈,对着室友问出了一个无比真挚的问题。

“靠,今天考什么来着?”

“……”室友也抬头真挚的看着他,“算了,你睡吧,补考的时候好好努力,还有希望。”

最终,钟衍还是想起来了今天的考试科目——万恶之首,线性代数。

他一边忏悔自己的堕落行径,一边咬牙从被窝里挣扎着爬起来准备去考试——今天是冬至,又冷出新境界,能支撑着钟衍起床的只有重修要交的那三百六十块钱。

钟衍读的是理工大学,学的是工程专业。全校男女比例八比二,他们班一共三十五个人,女生就是那五个零头。整个班坐在教室里,放眼望去充满了阳刚之气。上次全班出去郊游团建,公园门口的大爷眼神不好使,问他们是不是隔壁武校的弟子。

但即使是这么卑微的男女比,在那个监考老师进门时钟衍还是听到了仅有的五朵金花完全同步的小声惊呼,以及其他男生忿忿不平的一句“卧槽。”

他当时正抓紧最后的时刻抱佛脚,刚背完拉普拉斯展开式,又被这阵仗惊得忘了一半,怒气冲天的看向罪恶来源。

讲台上的人穿着黑衬衫,挺拔高挑,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温和俊朗。

对方先是看了一圈人数,见底下的人都看着自己,他笑了笑,低下头拆开试卷。

“我姓顾,在工程学院读研一,算是你们的师兄,今天作为负责监考,麻烦各位手机关机,保持安静。”

钟衍和室友坐在教室中央的二三排,前后桌。室友转头看向钟衍,压低声音道:“卧槽,我们院居然有这种人物,我果然是常住峡谷不问世事太久了。”

“……有那么帅吗。”钟衍耿耿于怀刚背的公式,看着讲台上正在数试卷的人,故作不在意地撇撇嘴。还等没收好表情,对方就忽然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钟衍:……我靠,这人开透视?

对方看起来倒是不在意,冲他笑了笑,开始分发试卷。

钟衍松了口气,趁着传试卷的时候又赶紧戳一戳前面的舍友:“待会记得江湖救急。”

“妥妥的。”

钟衍放了心,开始与数学殊死搏斗。他们的考试在时间要求上没那么严格,过了四五十分钟,陆陆续续开始有人交卷走人,除了钟衍。

他卡在最后一到大题上了。

多么亲切啊——是你,拉普拉斯定理!

钟衍欲哭无泪,悄悄抬头看了一遍,考场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那个姓顾的监考正坐在讲台上低头玩手机。教室配的椅子太小,他的腿一只踩在讲台边缘,另一只干脆伸长,越过讲台踏到了地面。

腿还挺长。

钟衍吐槽了一句,用笔搓了搓舍友的后背,压低了声音道:“最后一题。”

室友心领神会,抽过桌上的面巾纸奋笔疾书,不一会儿,轻轻咳了一声,往后面递过来。

钟衍刚想伸手去拿讲台上的那个人突然笑了一下,按灭手机站起身。钟衍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两步跨到他面前,抽走了那张纸。

靠!!!

“拿手纸传答案,还挺新颖。”

顾悬砚轻轻抖了抖,手里的面巾纸散开来,密密麻麻的小黑字一展无遗,他笑意更深了:“写得还挺多。”

……我完了,我已经死了。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