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二次穿书治愈杀过的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黑化系列(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林箐自然是认得颜易舟的,毕竟她手机里还存着那天讲座上偷拍的照片。

她瞪圆眼睛,嘴巴都张成了o型,强压住兴奋没激动到叫出来,“你好,那个,我可以借走她几分钟,说几句话吗?”

颜易舟彬彬有礼的微笑,“可以。”

他轻揽了桑荔一下,探头到耳边低语,“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桑荔当然知道,她什么都不可以说。

林箐看着去厨房清洗水果,准备果盘的高大背影,捧住脸跺着脚无声尖叫,好半天才冷静下来,一把抓住桑荔的手,“你也不太不厚道了吧?!”

“你怎么弄到手的,未婚夫?你们早就认识了?为什么上次讲座的时候你没告诉我?”

似乎是想到什么,林箐激动到脸都红了,“难怪他那天一直往我们那个方向看,当时我还以为……搞了半天,原来是在看你啊!”

“好啊你,”林箐捏住桑荔的手使劲掐了一把,“有这么好的老公你藏着掖着,还玩失踪,害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担心得不得了,亏得我把你当好朋友,这种事你都要瞒着我。”

桑荔压下心里的苦涩,笑了笑,没说话。

林箐还想说,看到颜易舟端着果盘走过来,立马正襟危坐。

“你们继续。”颜易舟拿起一颗草莓喂到桑荔嘴边,“不要紧,陪你朋友多坐一会。”

桑荔看着他嘴角温润的笑意,只觉得后背生寒,吃下喂到嘴边的草莓,轻应声,“嗯。”

林箐满眼的羡慕不加掩饰,等到颜易舟去了书房,她由衷感慨,“荔荔,你太幸福了。”

桑荔听她喋喋不休的说,话并不多,只偶尔应上一句。

林箐还兴奋着,并未发觉桑荔的不对劲,她压低嗓音,一脸坏笑的偷偷问,“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她说着摸了桑荔的腰一把,“你们这都住在一起了,也是,谁叫我们家荔荔这么好看,谁能忍得了。”

桑荔深吸口气,往书房那边看,忙想去捂林箐的嘴,“没有的事,你不要胡乱说。”

林箐只当她是害羞,调侃几句又说起别的话题来。

临到走的时候,林箐抱了桑荔一下,“婚礼的时候记得给我送请柬啊,我一定给你封个大红包。”

桑荔心不在焉敷衍着,送她到门口。

林箐又探头探脑跟她耳语,“真诚建议,婚前你先验个货,现在男的好多都——唔。”

桑荔慌忙去捂她的嘴,把不知死活的人一把推出去,“行了行了,我很好,你赶紧走!”

关上门回过头,桑荔吓了一跳。

颜易舟就靠在那,似笑非笑抱臂看着她。

林箐最后那句话声音很小,但桑荔总有种颜易舟神鬼莫测、无所不能的感触,似乎什么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颜易舟一步一步走过来,桑荔背抵着门,仰头看他,“你不可以对付我的朋友。”

“你好像很害怕我?”颜易舟冷白的手指捻起她身前一缕发丝,垂眼把玩,“你认为我会伤害你?”

他低头亲了亲指间柔顺的发丝,“不会的,我只会疼爱你。”

桑荔听着颜易舟极致温柔的话,反而更是脊背寒凉,一把推开他,走到客厅宽阔的地方和他保持距离,“你为什么要骗我的朋友,说你是我的未婚夫?”

短短几日朝夕相处,她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林箐的出现,更是叫她害怕,害怕连累到身边的人。

颜易舟低声似轻叹一声,“我所有的话都是真的,我要你永远待在我身边。”

桑荔一直往后退,退到客厅的落地窗前,推开站到外面的观景台。

外面阳光正好,回头能看到小区中央的喷泉池,水珠在半空中晕出浅浅的彩虹。

桑荔看到大步跨过来的颜易舟,翻身坐在了栏杆上,风一吹,鹅黄色长裙的裙角轻轻逸动,娇小单薄的身子看起来摇摇欲坠。

她露出这几日都不曾有过的笑容,直直看着他更像是挑衅,“你说我欠你的,拿我的命还够不够?”

桑荔不是真的要寻死,她只是想要向他表明自己的态度,哪怕是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她也不愿受他的禁锢和控制。

颜易舟眼里漾起汹涌的晦暗波涛,他看着夏花般鲜活的人轻飘飘往后倒,疯一样疾速扑过去,因为太快,手臂刮蹭到石栏边缘,划出一道血口子,也全然顾不得。

探身一把拦腰抱住悬空出去的身体,骤然一下承受住近百的重量,哪怕颜易舟身体素质极强,胳膊也差点脱臼,忍住剧痛一把将人狠狠拽了上来。

他的眼睛赤红,不说话,就死死咬着牙,温和虚假的面具彻底崩碎,显露出恶狼一般凶戾的神色,好似下一秒就要将人撕碎。

桑荔惊魂未定。

她刚才是不小心失重往后倒出去的,那一瞬间心脏都快吓到跳停,被拉拽起来,神情还是怔怔的。

圆圆的大眼睛像受惊的小鹿一般,哪怕对着神情阴沉可怕的颜易舟,也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呆滞。

直到她被抱起来重重扔到沙发上,桑荔才意识到,她好像不仅没能为自己争取一次谈判机会,还彻底激怒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颜易舟一条腿屈起跪在沙发上,倾身紧紧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冷幽咬牙切齿,“你要是敢死,地狱黄泉我也会找到你,别想摆脱我,说到做到。”

脖子痛到说不出话,强烈的窒息感叫桑荔一阵阵眩晕,生理盐水从眼尾滚出来。

身上一凉,单薄的裙子直接被撕碎扔到了一边,脖子上的压力骤轻,桑荔渴死的鱼一样大口呼吸,她猛烈挣扎起来,死命去抠颜易舟铁钳般的双手。

她能感受到他手上带着不知是愤怒还是惧怕的轻颤。

颜易舟松开手,面前的人衣裙被撕扯开,大片莹白的肌肤落入眼中,他将人抱起来大步往卧房走,“我对你还是太纵容了,纵容到你不知天高地厚,敢用轻生来威胁我。”

桑荔眼尾红红的,慌张抬起手臂试图遮挡自己的身体,她是真的彻底怕了,发抖的厉害,“为什么一定要是我,以你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一定要是我,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她被高高抛起丢到了床上,颜易舟扯开领结扔到一边,看着她哭着想要起身跑,一把抓住她的脚踝扯过来。

“乖乖听话不好吗?”颜易舟单手解开衬衣扣子,压过去,胸膛炙热像燃着火。

为什么不能喜欢他一点点,对他好一点点,那样他不会恨,甘愿把命给她也就给了,而不是像这样理智都被彻底焚尽。

他的动作非常粗暴,直接扯去桑荔身上最后仅剩的一点布料。

桑荔双手被按住,挣脱不开张口就咬在他肩上,狠狠咬,直到嘴里有了血腥味,她才哭得眼泪汹涌松了口,“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

“放过你?”颜易舟掐住她的下巴,吻掉眼泪,陡然发力,压住她横冲直撞,呼吸声急促,“别做梦了,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

桑荔咬紧唇,就像是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在狂风暴雨的侵袭下瑟瑟发抖,可怜巴巴红着眼眶说不出一句话。

看到她这副娇弱模样,颜易舟喉结滚动,手指探入她的发丝,落下亲吻。

“这样就哭了吗?”将人紧扣在怀里,像是要惩戒她,又像是无法忍耐,撞击太过猛烈,势必要将她狠揉进骨血里一般。

暗哑的喉音滑进桑荔耳蜗,如同轻柔的羽毛轻轻蹭过,“怎么不说话,你呜咽的声音真好听。”

他的动作肆意妄为,愉悦酥麻席卷全身,但这一刻,他脑中想到的,却是那年炙热的夏季,走出暗场第一次看到阳光的欣喜,都全然不及少女眉眼弯弯,清甜的对他说,“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