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中娇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七(阮眠x江霆)(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江霆的高考成绩有些超出意料之外,他文化分与艺考分以全校第一的排名进入c大的消息几乎爆了所有社交媒体。

他精致帅气的照片从小到大被粉丝扒得连底裤都不剩,甚至连家庭背景都被挖了出来。

在看到江霆街头卖艺的视频时,黑粉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家里那么有钱还街头卖艺,这小孩儿就是哗众取宠吧?该不会连第一名都是内部商量好的吧。”

当然不乏有护着江霆的真爱粉,例如将网友杀得片甲不留的阮眠,“楼上酸鸡成语是校门口保安大爷教的吧?商量好的成绩江霆需要考两次高考?”

毫无意外粉丝把江霆首次高考的成绩也扒了出来,在同天下午被顶到最首页。

根正苗红的词条论学霸江霆的魄力被顶上热搜,颜值与唱跳俱佳以及乐器展示的视频流传到网上瞬间点燃无数少女心。

同年被入取后的江霆发行的单曲《燃》以节奏欢快个性突出赢得短视频网站广大剪刀手的喜爱。

在网上小有名气后,被誉为“学霸级摇滚天才”的江霆受到歌手栏目最热综艺导演邀约——

仅还在上大一的江霆不负众望得到大众的喜爱摘得冠军,赢得大厂纷至沓来的邀约,一时间这位被广受赞誉的少年风头正盛。

学业与工作难以得到平衡的江霆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他的行为与唱歌是截然相反的味道,前者低调如斯后者桀骜伴有称王的气场。

阮眠升高三江霆成为炙手可热的歌手,两人的交集看似少了许多,可只有阮眠知道江霆每晚都会定点跟她打电话。

有时她困倦得只想要睡觉,江霆还是会像当初严格的她一样给她灌输必考的知识点。

正常的小孩儿上了大学知识点都会抛下大半,眼睛倦得快睁不开的阮眠鼓着腮帮嘟囔,“你怎么还记得住这些知识点噢,你都上大学快一年了!”

此时正在化妆捧着已经被翻烂了的错题本的江霆唇角轻勾,纤长浓密的睫毛覆在眼睫下端,眼尾带了些许漫不经心,“我是出了名的记忆力好,这些知识点就算是等我大学毕业,我都不会忘。”

正在给江霆化妆的徐姐但笑不语,看来受全世界小姑娘追捧的少年已经名草有主了呀?

这糖还怪甜的。

“现在都十点半啦,我不管我要睡觉咯。”阮眠嘴硬心软地说着,可她压根没有想挂断电话的意思。

闻言,江霆合上手里的书本与他家的小姑娘轻声道了句“晚安”。

恋恋不舍地没有挂断电话,他轻声又低喃了句,“小棉花糖,你来考我们这里的医学院好不好呀?”

把心里的话不由自主地说出来,长久没得到阮眠的回复却得到阮眠挂断语音电话。拿过冠军的江霆没道理的忐忑起来,那颗砰砰跳的心脏跳跃频率与前两个月拿冠军奖杯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许久没得到阮眠的回复江霆暗淡着眼眸绷直唇角,待到拍v的摄影喊他,穿着冷酷风的江霆走了过去——

凌晨两点,视频拍摄暂时结束后,本应该与其他工作人员一样疲惫的江霆在看到手机屏幕里那个由阮眠发过来的“好”字时,江霆当着工作人员的面像是突然得到全世界最宝贵的财富那般激动地跳了起来。

紧接着他对所有工作人员高声嚷着,“今晚谁也不能走,我请你们吃夜宵,想吃什么餐馆随你们定。”

闻言,原本打蔫儿的工作人员瞬间焕发出十足的精神状态开始狂欢,“我想去吃麻辣小龙虾!大家投麻小!”

“我投麻辣火锅,大家一起吃才香!”其中有个男摄影师举起自己的手,紧接着大家出声开始应和着。

所有人都在感叹着江霆的慷慨,只有化妆师抿唇轻笑着,看来眼前的这位蓁蓁其叶的少年已经得到她心爱姑娘的回复了。

似新茶嫩叶般的清冷少年脸上明晃晃写着为爱情而兴奋啊。

陪伴江霆度过两次高考的阮眠面对高考她的心里难得有几分紧张,其次她真的很希望出考场就能看到江霆在校门口等着他,但江霆因为热度高又有实在不能拒绝的代言要拍,所以他没法来到现场。

为了避免纷乱,所以阮明姝与霍渊也没有站在考场外面等闺女儿,而是全权交由骆杨负责近期阮眠的安全性问题。

望着考场警戒线外里三圈外三圈的架势,阮眠那璀璨如星辰的眼眸满满地暗淡下来,江霆这个狗东西!

亏得她以前对他这么好!

怀揣着对江霆的吐槽声,阮眠踏入了考场,在走进考场的那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了过来。

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的阮眠抿唇微笑示意,接着她落落大方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正当小姑娘在里头奋笔疾书写着卷子,从一辆普通面包车里走出来了位大热天将自己的脸死死捂住的少年,他的身姿欣长,如果打正面瞧他的眉毛地话会发现,这个少年的断眉盛着满满的戾气。

“这样会被认出来吗?”带着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漆眸的少年轻声问着身旁的化妆师。

闻言,徐姐伸手将少年头上的栗色头套往下拉了点,其实这边围观的都是长辈级人物人家倒也不会过分关注你,不过在周围都是家长的圈子,你这个少年显得格外明显,徐姐弯唇轻笑,“考生这会儿都进去啦。”

上午场的考试结束铃声响起,阮眠跟在隔壁班考试的姜恬携手往外走。

待到姜恬看到自己的母亲她忙不迭撒开阮眠的手蹦蹦跳跳地跑过去,她回眸望着阮眠轻快着嗓音,“阮阮,我去跟我妈咪吃饭啦,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啦。”阮眠摇了摇头,她要是跟姜恬去了,那留骆杨一个人吃饭实在太缺乏仁义了。

望着穿着班服远去的少女扑向自己穿着红色旗袍的母亲,阮眠一时间心里泛酸,要是明小姝在这就好了。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