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中娇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十八(阮眠x江霆)(第1/2页)
↑一章 目录 ↓一页
    m.365zhiku.com

江霆出道后的首个演唱会卖票渠道开通的那一瞬,票纷纷被抢购一空,场面盛况空前。

为了能够得到大众的肯定,江霆连轴转地练习着音乐,同时他还准备了首没有曝光过的歌,打算在现场唱给阮眠听。

歌的名字叫做《摘星》,是一首在他原创世界里难得清新的一首歌,他打算作为彩蛋在现场唱。

炎热的暑假在繁忙中充实,阮眠被江霆所在的那个大学城的医科大学入取,所学的专业是儿科,学习时间是本硕连读。

霍家儿女并没有走阮明姝的老路令娱乐圈的记者与许多吃两小孩颜值的妈妈粉表示:“怎么好好的模特贵公子与童星国民女儿都去学医了呢!以后这两小只还会回归娱乐圈吗?”

看到恨不得展开辩论会的粉丝,头秃的医学生表示,“各位姨母粉不要掐架,你们看我这只头发只有一丢丢的医学狗,大家还觉得霍氏兄妹还会回到娱乐圈吗?”

瞥见医学生的评论,黑粉嘲讽般地评论,“楼上医学狗不仅狗还没钱,霍家两小只会没钱植发?”

拿着小号歪斜着靠在沙发上刷微博的阮明姝看到被顶到最前排的评论猝不及防笑出声来,紧接着她粉嫩的指尖落在紫色键盘上,“依我之见霍家两兄妹的头发挺密的噢,不存在脱发困扰啦。”

看到阮明姝弯着眼眸在笑,正在埋头办公的霍渊抬眸看了她一眼,“在笑什么?”

“有人在辩论为什么阮阮和糯糯颜值那么高却不进娱乐圈,非得进学术圈。”说到这里,阮明姝好看的柳眉轻蹙,她鼓起腮帮问霍渊,“你是她俩的父亲,我能采访你一下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好整以暇思考状的霍渊将钢笔放在桌面上,接而他翘起唇角轻笑,“你是什么看法我就是什么看法,夫人的意见就是我的思想。”

“啧。”阮眠轻飘飘地收回目光。

其实对于怎么养小孩儿他们也都是第一次第二次当父母,小孩儿健康顺遂开心的过完她们的人生就好,至于人生理想,也都遵从她们的志愿。

无论是娱乐圈还是医学这条路,哪条路都是曲折坎坷,只要她们愿意迎着困难往前走,那她们就支持。

粉丝和粉丝之间的掐架与粉丝对真猪的质疑导致最后连两小只的大学官方微博都发出“青年有志之士要学医”的呼吁,两所医学院发出响应后,全国许多医科大学都纷纷响应拉生源互动!

短视频平台出现许多穿着白大褂与护士服装的青年载歌载舞,仿佛在用行动抨击着黑粉,谁说学医就断了艺术道路了?

我们搞缝合的还能学刺绣呢!

江霆首次演唱会定在暑假尾巴的最后几天。

正当他筹备得非常充分,票也售卖一空,一道晴天霹雳话题为江霆到底有多渣与江霆与影后女儿两条带有满满恶意的话题瞬间以窜天的速度被顶上热搜最前排。

紧接着,阮眠的名字紧紧地跟着两条话题也像是被“公开处刑”般地被拽到了热搜。

一时间许多围观群众都在吐槽着,“江霆真是跟他妈一样,阮眠能被这种花心渣男渣了,不是蠢就是坏吧?”

看到这条消息的姜恬气得恨不得立马爬着往前去给键盘侠两个巴掌,“不是蠢就是坏说得就是你这种人吧?就算阮眠跟江霆在一块了,阮眠她图啥啊?”

“依楼上所言,那不就是蠢?”姜恬的消息刚发出去,这层的楼主几乎是下一秒就回复了她。

待到姜恬气恼着怎么好赖话都被键盘侠给说去了的时候,她发了一长串的话想回击过去,键盘侠却直接拉黑了她。

现在的人造谣都靠一张嘴是吗?

与此同时更加着急的是江霆的团队,因为演唱会的门票不能退,工作室的电话都被打爆了!

所有人都火烧眉毛之际,淡定的江霆却望着众人言语平淡地说:“让平台开通退票功能吧,这是他们的权利。”

少年敛着修长好看的睫毛,精致的脸上平淡无波好似什么负面情绪都没有。

眉头皱得不能更皱的助理冲先锋般地凑到他跟前,好奇的眼睛睁大,“小老板,你真做过渣男啊?按照那些妹子的控诉,你招惹过的妹子不止一个两个啊。”

敢做那么就要敢当,江霆没什么不敢承认的,他略一点头,“以前确实交往过不少女朋友,她们说的都是真话。”

彻底无言以对的助理:“……”

此刻的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如果这件事真是别人扣的帽子,那么他随意就能公关,奈何这事儿铁板钉钉啊!

“你图什么啊?还有,学霸的智商不应该都用在学习上嘛,你怎么都搁在感情里了,就这你还想跟阮明姝女儿谈?”小助理嚣张狂妄地嘀咕着,这句话说完后头就差加个语气词。

那就是,请问您配?

“所以我配不上小棉花糖儿啊,但这辈子我非她不娶。”江霆平静的眼眸里难得出现些许情感的波动,似乎是有点儿羞怯,看得小助理有些抓狂!

拜托,这时候是扯这个的时候吗?

“关于感情的热搜热度能降就降,我不想因为我的问题影响到阮眠的日常生活,至于我是渣男这条就放着吧,就当做是警醒我自己以前做过这么离谱的事情。”现在的江霆肩膀宽阔,完全有能为自己负责的实力。

望着无动于衷的江霆,总觉得他会承受强烈暴风雨的小助理摇了摇头,“得,那我们就陪你走这条很有可能被粉丝一口口唾沫能淹死的路!”

能那么年轻就拥有这么不畏困难的团队,是他的福气,江霆勾唇轻笑。

江霆正式演唱会那天,被霍渊强烈训斥过的阮眠紧赶慢赶地来到稍显空旷的演唱会现场,她全副武装举着象征着少年燃烧般的红色荧光灯在场内最前排听着最野的摇滚。

夏天热烈的风与重金属音乐互相交融合,形成浓墨重彩的味道,身上狂热的因子在作祟着导致阮眠止不住地跟着音乐狂欢舞动身体!

“江霆!你是这条街最靓的崽!”站在阮眠身边的姑娘大声嘶吼着。

阮眠狐疑地看了眼她,紧接着那姑娘也瞅了她一眼。

被看得有些害羞的阮眠揉了揉鼻尖,紧接着她听到那飒爽的女孩儿对阮眠轻嗤道:“你这样的乖乖女也喜欢江霆的音乐啊?不会是混进来想厮杀吐槽渣男的吧?”

有些听不懂的阮眠摇了摇头,紧接着她像模像样地高举着自己的手,软绵的声音在高空飘荡接着融入月色,“江霆,你最帅啦!”

“对嘛,来听江霆的演唱会就应该做最酷的崽!依照我的发现江霆喜欢姑娘的口味就是辣妹,他以前交往的姑娘清一色都是辣的,现在跟阮明姝女儿谈恋爱,应该就是换换口味。”带着同款黑色口罩,打扮有些暗黑系的姑娘自言自语着。

闻言,阮眠紧蹙着眉毛有些无语地看着她,紧接着,她忍无可忍般地冲她嘀咕,她边说边把口罩往下摘,“小姐姐,你看我长得像不像阮明姝的女儿?”

在看到阮明姝的脸后,下意识拔高声音的姑娘大脑瞬间宕机,这是在真主面前说坏话吗?

这也太社死了吧。

“我不会往外说的,但也麻烦你保守好这个秘密。”阮眠轻声细语地说,莹润的唇瓣似果冻般一张一合,看得辣妹瞬间少女心爆棚。

她可能知道为什么江霆会沦陷了,因为这姑娘的温柔也太杀人了吧!简直撩人于无形,这是吃糖长大的吧。

性感在可爱面前真的是一文不值!

“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你个秘密吧,最那边有好几个打算闹事的女孩儿守着呢,她们手上有喝完的矿泉水瓶,待会打算砸场子的。”穿着黑色短裙的姑娘手背贴在阮眠耳后,她将分贝降低到最轻。

听完她的话,阮眠的心脏瞬间提起,紧接着她头也不回地往场外跑,他着急地给江霆小助理打电话。

接通电话后,那段传来震耳欲聋的吵架声,小助理不好意思地对阮眠说:“现在我有点忙,待会再给你打电话,江霆现在唱歌呢,阮小姐你可以去看直播。”

因为阮眠是最近负面新闻里的女主角,所以小助理自然以为阮眠不会出现在现场。

毕竟只要阮眠露脸,那现场热爱江霆的女粉丝都能把她活生生地给撕了。

听着挂断电话的忙音,阮眠有些无力,紧接着她给自己父亲的保镖团队打电话,接通后骆杨表示马上会派人来。

伴随着热度迭起演唱会进入尾声,站在后排的看着像是不良少年少女打扮的年轻人缓步拾级而下,眼见着空矿泉水瓶踢飞过来的那一刻,靠着刷脸走到后台的阮眠突然冲到了舞台中央,江霆的前面。

待到看到江霆惊讶的墨色眼睛与后颈部重击的那一刻,阮眠整个身体被江霆揽到身后,紧接阮眠感受到江霆紧绷的后背承受着杂物一下又一下沉重的拍击声。

“小棉花糖儿,你是真心疼我是不是啊?”无畏的江霆将姑娘死死地锁在怀里最安全的地方。

紧接着,他缓缓地哼唱着《摘星》的旋律。

与前几首重金属带着嚣张语调的摇滚音乐不同,这首歌带着夏日里的清新味道,文艺与少年对姑娘的眷恋诉说得直白露骨。

阮眠木讷地把头轻轻点了点,她咬着唇瓣不让眼泪往下掉,“我不想让你受到别人的欺负,你应该站在最抢眼的地方,不能掉入尘土里啊。”

“以前你说要摘星啊,我说我有目标了。”江霆轻声低喃着,下一秒,他不打自招笑着,“不是事业的目标,也不是学校,而是你。”

“你是那颗我想费尽心思摘到的星星,你知道吗?小棉花糖儿。”在说这句话之前,江霆后知后觉般地将耳麦关掉。

看小说就来哲趣阁网 https://m.zhetiantxt.com

↑一章 目录 ↓一页